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2页
    你是人间小甜饼 作者:六一wuer哇
    第2页
    因为老二反应很快,甩手便关上了门。
    老三赵天昊则是个十头牛都掰不回来的钢筋大直男,对于这种事情的处理能力无限接近于零,当下叫醒了午睡的沈知忧,直截了当的捅破了这层窗户纸。
    从未见过如此耿直不会处事的直男。
    从事发到被钉在耻辱架上,顾若白甚至连开口再抢救一下的时间都没有。
    四个男生在寝室里沉默无言的坐了足足十几分钟,“当事人”沈知忧坐在床头抽完了一根烟后,什么话都没说就跳下床走了。
    嗯,目中无人,高傲寡言,这很沈知忧。
    从那天之后到现在,谁也没有再提起这件事情。
    他好几次想开口,却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    反正,也快放假了,大四各自实习,要见面也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    不如就这样吧。
    顾若白叹了口气,收拾了下东西,擦着湿润的头发从浴室里出来了。
    宿舍已经熄了灯,就算有月光也黑漆漆的,不用跟大家打照面,他反倒觉得很心安。
    四人的宿舍,两两一边,他的床跟沈知忧的挨在一起。
    以前两个人关系好到一直头对着头睡,经常睡着睡着醒来,有好几只公仔都能挤到沈知忧的床上。
    但自打那天之后,沈知忧便换到了另一边,现在对着他床头那堆公仔的,是一双白皙干净的脚。
    宿舍已经断了电,顾若白不想湿着头发睡,就连床都没上,直接去了阳台,趴在栏杆上风干脑袋。
    夜凉如水,路灯映照着街道,惨白又凄清。
    顾若白轻叹一声,从兜里掏出烟盒抽了一根叼在嘴里,点燃了。
    其实他远不像表现出来的这么淡定。
    沈知忧的反应就像是卡在他喉咙里的一口气,上不去也下不来,吊的人难受。
    他不是什么脸皮厚的人,宿舍这阴阳怪气的氛围他也不想待,可就是顾着心底里那点还没死透的念想,非要等着沈知忧的一个答案才肯罢休。
    哪怕是不喜欢,也得让他明确的知道才行啊,总这么让他抱着希望,怎么行呢?
    屋里,沈知忧翻了个身,暗色的眸子在黑暗中缓缓睁开,透过玻璃看着顾若白单薄的背影,神色有些晦暗不明。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本文是因为梗源找不到所以自己动笔写的,梗非原创,侵删嗷~~
    第二章 少拿他恶心我
    顾若白有早功要练,一向起的很早。
    习惯性的给沈知忧买了早点送回寝室,一推门却发现所有人都醒了,顾若白愣了愣,这才想起他们体育系今天有篮球比赛。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昨天晚上吹了冷风,现在有点头重脚轻的,很难受。
    顾若白稳了稳心神,若无其事的进门,把早点顺手放在了沈知忧的桌子上,看了眼手机,轻声道:“说是今天有雨,你们都带着伞。”
    “嘁,”赵天昊冷嗤一声,拍了拍球衣,甩头就往外走,“娘们才带伞。”
    顾若白挑了挑眉,面色平静的拿着手机对剩下的两人自言自语般说了句“我有课,先走了”,然后,转身出了宿舍。
    出门的瞬间,嘴角耷拉了下来。
    太压抑了。
    其实他没课,他只是不想面对沈知忧,不想面对他突然冷漠下来的态度。
    虽然沈知忧一向如此。
    从大学入校的那一天起,他就知道了,宿舍的老大沈知忧是个不能招惹的。
    传闻家里是有名的丝绸商,纯种富三代,明明起了个文人的名字,却选了个体育的专业,脾气还差得很。
    俗话说越有钱越抠门,这一点搁到了沈知忧身上,倒是妥妥的变异了。
    这人花钱不抠,说话抠,多说个字就能被老祖宗爬出来揪着头发打似的,金贵的要命。
    就因为这,一开始大家都不怎么跟沈知忧接触,偏偏他意料之外的把这份高冷撕开了一个口子。
    用一碗蛋炒饭撕的。
    他的胃打小就娇气,刚入学时食堂的饭吃不惯,天天胃疼,那阵查寝没那么严,他就买了个电磁炉藏在柜子里,趁着没人炒了份蛋炒饭。
    对灯发誓,当时他是真不知道沈知忧逃课窝在被子里睡觉,所以当这货顶着一头糟乱头发坐起来的时候,他吓得差点把手里的饭铲当暗器甩出去削掉对方的头!
    沈知忧倒是没客气,刚睡醒的嗓音低沉喑哑,性感的要命,低声问了一句:“什么东西这么香?”
    “额,蛋,蛋炒饭,你要吃吗?”
    他只是客气客气,谁曾想他竟真的应了一声“嗯”,然后翻身下了床,半点不嫌弃一次性塑料碗,在他震惊的注视下,狼吞虎咽的扒了个干干净净。
    沈知忧吃得香,他却惊得连筷子都没动,眼瞅着这人扒完饭,刚要开口说点什么,宿舍的门就被打开了。
    舍管阿姨八成是闻着味来的。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沈知忧帅到了老少通吃,阿姨进屋之后一句话没说,直奔目标,拿了就走,前前后后不过两分钟,半点不磨叽。
    没说有处分,更没说通报之类的。
    雷厉风行的样子简直让他觉得她是不是早就来了,只是一直在门口等着沈知忧吃完?
    阿姨挥挥衣袖带走了作案工具,留下他跟沈知忧面对面坐在凳子上,中间隔着电磁炉大小的空间,一人捧着个碗,干瞪眼。
    第2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