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016
    尘中记 作者:尚扇弱水
    016
    经此一劫,明珑俨然将班媱当成了易碎的玻璃人,就是青丘上下也没有不在意她的。
    班媱自己倒没觉得什么,有关那天的事情也早就抛诸脑后,好像只是摔了一跤昏睡了一夜罢了,倒是身上隐隐的改变让她抑制不住自喜,又加上明珑的一顿忽悠,还真以为自己已经得道精进了,对于修炼之事乐此不疲,就是明珑这个以往一心修道的积极劲儿也不及她。
    为此,反倒是明珑怨言颇多。
    这日一大早,明珑就没见着班媱人,也不知又跑到哪里玩了。
    明珑摇摇头,提步欲往后园去,见轻飏领着一人过来,便暂且停在原地。
    “玄狐族派了使者来。”轻飏说着指了指后面车上大大小小的东西,原也是正要找明珑来料理此事。
    明珑知晓这是云尘的意思,当初班媱性命垂危,他心急之下难免过多牵连,此事说来本与玄狐族无关。
    不过礼都送来了,明珑觉得也没有退回去的必要,届时反是不给人脸面。
    玄狐族的使者见明珑没有推拒,暗暗松了口气,不过瞥见明珑头顶的耳朵跟身后的九尾,又止不住纳闷。
    青丘九尾的威名在他们狐族中一向传得神乎其神,这位估摸着也是千年的修为了,竟连原形的基本特征都隐藏不去?
    使者心中寻思着,颇为自家主上而感到自得,抬眼便见一个俏丽的姑娘跑过来,身上粉白的裙衫,像落英一样飘飘然就落到了那位手中。
    使者正茫然,听到明胧对其的称呼,转瞬了然。
    原来就是引这位动雷霆之怒的人族啊……
    使者眼观鼻鼻观心,暗地里却也好奇班媱到底是何方神圣,旋即看到她踮起脚,很自然娴熟地去摸明胧头顶的狐耳。
    使者的惊讶还未呼出口,便见明胧也跟着歪了下头,把自己的耳朵恰到好处地触进班媱的掌心,虽然满是嫌弃,四肢的反应却很诚实。
    班媱揉摸了两把,转而便抱着明胧的尾巴,一副享受又满足的模样。
    周围其他青丘的族人都见怪不怪,反倒是玄狐族的使者内心久久不能平静。
    敢情这位留着耳朵尾巴是逗乐子呢……
    想到自家主上对夫人也是百般迁就,使者不禁暗叹狐也以群分。
    班媱看着没多少胆子,明胧却知她一向是闲不住的主,就是以前一个人住在山里,每日也是山上河里不停地跑。
    跟玄狐族使者说两句话的工夫,她人又跑得没影了。
    明胧暗自念叨就该把这不乖觉的拴在腰带上,一边循着班媱以往常去的地方仔细找寻,直到转了一大圈回到房里,看到里头翻到的木架跟物品,活像是被人打劫了一般。
    他在门口驻足片刻,视线落在散落的床帏底下蠕动的一小团上,垂着眼懒散走过去,也不急着动作,看着那床帏翻啊翻,翻出来白绒绒的一只兔子。
    那小兔子瞧见他,好似找到了救命稻草一样,抬起前肢朝着他跑,因为姿势怪异一下子就朝后倒去,继而又一骨碌翻过身来,蹦到了他跟前,埋在他袖子里不住蹭,本来就红的眼睛仿佛急得颜色更深了。
    “不听话。”明胧板着脸,一手便将小兔抓了起来,“现在知道着急了?教你点儿皮毛就不知道天高地厚。”
    近日他方教了班媱幻化之术,她就跟小孩儿得了糖果一样,正是稀罕得紧,每日都兴致高涨的。
    只是凡事都需有度,她本身并无根基,不过得益于那灵兽内丹。这青丘虽说有他坐镇,可也保不齐再有上次一般的事情,以她这点过家家似的本事,被人当成鸟兽捉了去也未可知。
    为了给班媱一个教训,明胧任由她着急得刨自己衣角,“你初学幻化之术,本来就火候不到,一时学岔了我也没辙。”
    班媱急了,叁瓣嘴动啊动,一副快哭的样子。
    “过十二个时辰法术消失自可解。”明胧看她在掌心焦急得翻腾,险些掉下去,忙收了下手,忍住笑意,“看你下次还敢变来变去!”
    班媱撑着前肢坐着,两只长长的耳朵都耷拉了下来,这些日子以来的兴头都被眼前的困窘打击没了。
    看她没精打采的样子,明珑又道:“本来巨日还打算带你去人界的集市瞧瞧,如今——”
    不等明珑说完,班媱急急忙忙回应:“要去!要去!”
    她不住挥着前肢,迫切之感溢于言表。
    明珑眼底含笑,等她急了一阵才将她捞入袖子里放好,出言叮嘱:“如此就好好当一只兔子,若是被人瞧出来异样,当成妖怪捉了去我可不负责。”
    班媱点点头,亮着眼睛在他袖子里藏好,一路上只管乖乖的,只偶尔看到好玩的出来瞧两眼。
    班媱虽有变兔子的本事,修炼的根基却寥寥无几,不似明珑已达辟谷,吃不吃东西都无所谓,她每日的叁餐都是定时的。
    听到班媱喊饿的声音,明珑顺手就在一个菜摊前拿了一根胡萝卜。
    班媱嗅嗅鼻子,嫌弃地别开脸,“我想吃烧鸡!”
    “兔子就该吃胡萝卜。”还烧鸡呢,这人是不知道自己现在属什么的。
    班媱不说话,愈发蜷成了圆圆的一团,从她起伏的身体来看,明珑断定她是生闷气,故意用胡萝卜又戳了下她的尾巴。
    班媱挪了下位置,还瞪了他一眼。
    明珑觉得甚是有趣,故意又逗了她一番,最后还是坐在了一个烧鸡铺子里。
    看外面日头也不早了,明珑也不忍真让班媱饿着,要了两只烧鸡,也不顾及平日那般爱洁,徒手撕成等份大小的块喂给班媱。
    烧鸡铺子的老板看见了,惊讶地直睁眼:“真是奇了!我活这把岁数还是头一次看见兔子吃烧鸡!”
    “我这兔子可不一般,是个宝贝呢。”明珑弯着眼睛,点了点正埋头苦吃的班媱。
    在班媱心里自己还是个大活人呢,完全没有被这身皮囊所束缚,直吃得肚皮都滚圆了,鼓鼓地一个横着都看不着她的脑袋。
    “吃饱了?”明珑摸摸她圆溜溜的肚皮,听到嗝儿的一声,笑意更甚。
    虽然班媱并没有做兔子的自觉,不过顶着这幅皮囊到底不比平常尽兴,兴致不禁减了大半,扒着明珑的袖口瞧了会儿热闹,便仰着肚皮睡着了。
    明珑觉察她没了方才的动静,提了下袖口,掌心托了下里头的一团,感觉到绵长有规律的呼吸,无奈摇摇头,寻个无人处捏个诀便回青丘了。
    这会儿日头已经落了,明珑寻思班媱这一觉睡起来晚上必定又精神得很,阴阳紊乱于身不利。可又推又摇了几次,班媱都不为所动,脑袋一埋睡得无比香甜。
    “卖了你都不知道。”明珑到底拿人没辙,见班媱垫着自己的前肢,睡相倒是兔模兔样了,便隐没了指尖聚起的光晕,势必让她这个教训吃到底。
    只是心中如是想,掩上门窗后,明珑再回到床前便化了原形,轻轻跃到床榻上卧在班媱身旁,尾巴将她往怀中扒拉了一下。
    班媱触着熟悉的软蓬蓬,习惯性地一抱,连带梦中都起了暖意。
    明珑见自己被霸占的一条尾巴,眼睛里泛着柔光,只好又分过来一条,搭在班媱身上,阻挡着丝丝春寒的入侵。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这个故事的内容就到这里啦,隔得太久了,设定跟预想还是差点儿意思,大家伙就当舔了个糖纸吧呜呜呜。下次我绝对改过自新,不随便开坑了_(:зゝ∠)_还有登录po的问题,实在是很艰难,考虑到叁次元忙乱,日后去po的时候也不多,也不想弄什么梯子折腾了,主更新基本会定在海棠,大家伙如果喜欢我的小甜饼,可以关注一下我的其他平台,最好是加群,方便通知更新~
    微博:弱水小城
    爱发电:尚扇弱水(有爱发电APP的同学可以关注一下,没有就没必要专门下载占内存,日后如果发比较清水的内容我会再通知)
    海棠专栏:弱水
    首发:гǒμsēщǒ.cǒм
    0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