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    愿者上钩 作者:我整天桑桑的
    等
    周笙离看着熟睡的方蝶,用手轻轻把头发拨到一边。原本还想待一会儿,那边就打电话来催了。
    走到门口,他忍不住回头。俯下身想亲她,又顿住。如此又看了一会儿,终于走了。
    打开门,大壮站在门口正准备敲门。见他一脸冷漠,大壮闭紧嘴巴不敢说话。
    楼下,车里。周诺看着他,问:“说清楚了?”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    “你真够渣的,白白吊着她。”
    周笙离终于肯正眼瞧他一眼,上下打量,最后什么话都没说。
    “人家小姑娘大好青春,你不和她说清楚,耽误了她不怕你妈削你?”
    他后半句说的小心翼翼,可周笙离一点要答复的意思都没有。
    他看着车窗外不停闪过的熟悉建筑,心想,就算他和她说了,她也会等。
    她一向都是那么倔的。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方蝶醒来后没看到周笙离她十分平静。把被套床单拆下来洗了,又晒了被子。
    中午又睡了个回笼觉,在路上买了点东西坐着公交慢悠悠回了家。
    奶奶也没有问她去哪儿了。只是招呼她来看她种的桃子树。已经结了青绿色的小果,再过段时间就能吃了。
    看着那颗挺拔的桃子树,方蝶突发奇想在种一颗柚子树。说干就干,她借了单车骑到花鸟市场买了颗柚子的小苗回来。
    奶奶见她奇怪的举动也不问也不搭把手,自己找老姐妹去遛弯儿了。
    方蝶在桃子树的旁边又挖了个坑,把小柚子树苗种了进去。等弄完,她已经满头大汗,满手泥污。可看着种下的柚子树,她发自内心的笑了。
    转身就看到一脸复杂的看着她的金珠珠。
    “你还好吗?”
    两个人坐在台阶上,手里各自捧着半边西瓜。
    “挺好的。”
    见金珠珠突然凑近细究她的表情,方蝶笑着推开她。
    “真的挺好的。”
    方蝶挖了一大口西瓜送进嘴里,甜甜的汁水在口中爆开,她满足的闭上眼。
    真是可惜了,周笙离,这么甜的西瓜你竟然吃不到。
    “他是走了,可我的生活还是要继续阿!”
    “想好报哪儿了吗?”
    “海城。”
    想去他生活过的学校去看看,也想去看看大海是什么样的。
    “你呢?”
    方蝶问好友。
    “榕城。”
    “榕城?”
    “对。”
    金珠珠坚定的点点头。
    好朋友彼此有了各自的方向,马上就要分道扬镳,但这并不能影响她们的感情。年少的友情会一直存在记忆中。
    爱情也是。
    周笙离走后的第24天,也是查分数的日子,方蝶略微有些紧张。原本对于自己的成绩她没什么好担心的,但上次她偶然查了一下海城大学的录取分数线,每天晚上在奶奶拜菩萨敬神时,她也跟着拜了拜。
    鼓起勇气点进去,页面出现,但分数并没有出现。因为查询人数太多,服务器挤爆了。
    她等了一会儿,还是进不去。直到吃晚饭的时候,她也没查到自己的分数。
    群里陆续有同学查到了成绩,几家欢喜几家愁。方蝶看着群里说话的同学,一脸郁闷。
    奶奶抢过手机丢在一旁,“吃饭,好好吃饭。什么事都比不过吃饭重要。”
    方蝶一顿饭吃的食髓知味,她看着早早吃完在那儿浇花的奶奶。问道:“奶奶,如果我考砸了,怎么办?”
    “考砸了就考砸了。再接着读就是。”
    奶奶头也没抬,仿佛一点也不在意她的成绩。
    奶奶这么一说,方蝶更着急了。她焦急的登进页面查询分数,可怎么也没显示。
    把账号信息给金珠珠,也是一无所获。方蝶等到了半夜,人少了些,终于登了进去。
    成绩比她估摸的还要好些,比她之前每一次模拟考都要高。
    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去,她拿起手机拨通周笙离的电话。
    电话那头是无人接听,可她不管,对着冰冷的提示音也自顾自的讲了起来。
    “周笙离,我查到成绩了。成绩很好,今天白天一直查不到,我急死了。”
    电话那头回答她的只有嘟嘟的响声,“你猜的那些题中了些。”方蝶看着班级群里满屏的“周老师牛逼!”忍不住笑出声,“你被夸成考神了你知道吗?”
    在电话自动挂断时,方蝶贴紧手机音口,道:“我要报海城大学。”
    电话自动挂断后,亮起的屏幕衬的她的小脸霎白。
    明知道对方不一定会看,她还是发了条短信过去。
    “周笙离,我考的很好,你知道吗?”
    他知道。
    周笙离站在大大的落地窗前,看着高高挂在天上的月亮。身后电脑亮着的屏幕赫然显示着方蝶的高考分数。
    他没忘,今天是查分数的日子。
    “方蝶,恭喜你。”
    他望着看似离他只有一臂之遥实则遥不可及的月亮,轻轻说道。
    “我很想你。”
    清冷的月光透过窗户照在他身上,看着他更孤寂了。
    梦中,方蝶牵着周笙离的手走在小路上,月光为他们指路,回他们两小家的路。
    分数查出来就是填报志愿了。比起考试,志愿才是最重要的。一个填不好,高考再重来一次都有可能。
    很多人都会参考父母和长辈的意见,而方蝶这些都没有,她来到学校找老唐。
    和老唐说了自己想报的志愿后,老唐沉默了。
    “海城就海城吧,你这个分数应该可以。”
    听到老唐这句话,方蝶放心了许多。又聊了一会儿,方蝶准备离开时。老唐叫住她,“他当年学的是法律。”
    方蝶一愣,随后笑着点头。
    “谢谢您。”
    诚挚的鞠了一躬,方蝶慢慢走出去。走在校园的路上,每个地方都有她和周笙离的回忆。周笙离不在,但又无处不在。
    太阳太大,她走到树荫下歇凉。看着那棵歪脖子树,情绪一下子掉入了回忆的坑。
    “周笙离,周笙离!”
    方蝶皱眉看着前面一言不发的男人,小跑上前拉住他。
    人虽然被拉住了,但却不肯正眼看她。
    “看着我!”
    方蝶把他的脸掰过来对着自己,“你生什么气?”
    “我没有。”
    “你有。”
    见他还不肯说,方蝶哈了一口气去挠他的痒痒。可他一点反应也没有,甚至表情更僵硬了。
    “你是在气我浪费时间在玩吗?”
    刚刚她和班上同学在聊天,突然周笙离就出现了,把他们吓了一跳。原本以为这人来找她的,可经过她旁边一个眼神也没有。
    她追着他出来,这个死人越走越快,越走越快,一看就有事情,还撒谎。
    “不是。”他终于肯开口了,可还是不看她。
    “那你在气什么?气那个倒霉蛋吗?”
    方蝶口中的倒霉蛋就是誓师大会那天和她告白的那个人了。
    可方蝶连对方名字都没记住,可他倒好,每天要来方蝶面前找一下存在感。
    刚刚同学们瞧见了,纷纷打趣她。虽然不知道周笙离来了多久,听到了多少,但肯定是在意的。
    周笙离又不说话了。
    他不会撒谎,但如果他不想说的事情他就会沉默。
    方蝶好气又好笑,拉过他的手问:“你气什么?我眼睛又没瞎,他哪有你好看。”
    周笙离黑脸皱眉,方蝶才不怕呢。
    “他不止没你好看,身高也不如你,知识也不如你,阅历也不如你,就是那物也不一定比得过你。”
    “方蝶!”
    周笙离大声喊她,耳朵悄悄红了。
    “周笙离,我就只喜欢你。别人在我眼里和路人甲乙毫无区别。”
    周笙离板着的脸一点点展开,想笑见方蝶直勾勾的盯着她又快速收回去。
    方蝶怕他没安全感,特意找了棵树做见证,发誓她这辈子只和周笙离好,只做周笙离的小宝贝。
    最后周笙离怕她被政教处的老师抓住,把她强行拉走了。
    她看着粗糙的树皮,勾唇浅笑。手摸上去,在后面那一块儿突然停住。
    不可思议的绕到后面去看,上面赫然刻着两个字母。
    zf。
    是他和她的名字首字母。
    为什么方蝶这么确定是周笙离刻的呢?
    是因为那棵树太丑了。
    对,那是棵歪脖子树。
    方蝶以前听老人家说歪脖子树最是灵验,那天发誓碰巧面前就有棵歪脖子树。
    她回去路上还和周笙离念叨,许愿什么的一定要找歪脖子树,这样会很神的。
    他是无神论主义者,当时就说她封建迷信。可每次做封建迷信的活动,他都陪她去了。
    不止去了,他自己也许愿了。
    “你是想哄我继续等你吗?”
    方蝶看着树干上深刻的痕迹笑骂。周笙离,其实不用哄,我也会等你。但我很高兴。
    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