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裴家兄弟(微H)
    想入菲菲 作者:果皮酱
    裴家兄弟(微H)
    裴泽正在自家酒吧打点,领班跑过来跟他说他哥出事了。
    匆匆赶过去,看到包间里一片狼藉。
    到处都是被砸碎的酒瓶子,地上跪着四五个吓得发憷的女人,始作俑是他哥,此刻正坐在沙发椅上大口大口的喝酒,喝完就把酒瓶往女人身上砸。
    他赶紧拦住,这是干什么,这些女人好歹也是这里的陪酒公主,是他的员工,他哥竟然带头砸场子。
    “住手,你在干什么?”裴泽拍了拍满脸通红,神志不清的他哥,试图让他清醒。
    “你也让我‘住手’,在你们眼里我就是个小丑。”裴衡带着哭腔。
    “怎么了哥。”他抱着他哥的头安抚,然后挥挥手,让跪在地上的女人们赶紧走。
    “女人都是薄情寡义。”
    这么一说,他心里有几分明镜。
    受了情伤,被甩了啊。
    想到之前他哥跟他说要收心打算和人好好交往。
    “所以我说过谈恋爱都是浪费生命。”裴泽话锋一转,“而且也不是所有女人都薄情寡义啊,比如静静,她就离不开我们。”
    裴家兄弟对待男女之情,向来与常人不同,兄弟之间可以不分你我,甚至分享女人,但是一旦那女人与第叁人有不清不楚的关系,他们就会觉得被背叛。
    女伴也不是随时换,如果女伴符合两人心意,会当作女朋友,直到两人腻,期间也不会越轨其他女性。
    但是裴衡对待林菲的感情是复杂的,头一次觉得独享比分享更好。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林菲给人的感觉太清纯,又是处女的原因,他甚至舍不得提前采撷,没想到却被捷足先登。
    那种感觉就像自己要吃的米饭被人吃了,然后又吐回他的碗里。
    可是,明明不可能再吃了,但就是心痛。
    裴泽看着他哥哭的红肿的眼睛,凌乱不堪的头发,落魄又颓废,向来干净的下巴,已长出粗硬的胡根,往日的天人之姿已被拉下神坛。
    珍爱生命,远离爱情。
    没想到邻居家柔柔弱弱的妹妹,可以把他哥搞得遍体鳞伤。
    “行了,不就是一个菲菲吗,你要是想报复回去,改天把她骗到静静家,让我好好‘伺候’一下她。”
    “不行。”裴衡下意识说,又担心他弟真的这么搞,“你别碰她,以后我跟她井水不犯河水。”
    “成,逗你呢,我对林妹妹没兴趣。”裴泽马上圆场。
    “嗯。”
    裴衡回家睡了一觉后,调整好心态人也冷静下来。
    又回到从前稳重,沉静,寡淡的模样。
    对待一样东西太过珍重,自己也会变得廉价。
    只有冷漠,才不是让别人伤害到自己。
    于是他又回到原来的生活轨迹,不仅删掉林菲的微信,还将手机里的图片全部删除。
    每天朝九晚伍,上班下班,偶尔应酬饭局,等到身心疲惫了,就去“避风港”享受享受。
    这天是星期天,林菲周末已经无需加班,出门取快递,回来时,又在电梯间里跟裴衡碰个正着。
    她有些尴尬,但是对方却毫不在意,那副冷淡的样子又回来了,看都没看她,当她不存在。
    两人关系又回到最开始。
    也罢。
    依旧是斜对角站着,这次她在后面,他在前面。
    电梯门开了,裴衡快步走向前,拿钥匙开门进门关门,动作一气呵成,就像从前的她。
    也好。
    看他的样子,应该没什么影响。
    进门后,姜娴静披着蚕丝睡袍,婉婉地迎了出来,从男人手中接过手包,又把他的西服外套脱下,平整的挂在衣柜里。
    一边整理一边说着,“裴泽跟我说你最近心情不好,让我好好照顾你。”
    这时感觉到身后有人靠近,还没来得及转身,就被人抱住了。
    男性的荷尔蒙气息铺天盖地的靠近她。
    感受到他的双手伸进睡袍里孜孜不倦地揉着奶子,她的奶子因为过大,让他没有办法一手掌握。
    两团奶子在他的揉搓下摇摇晃晃,像两只在绳上的灯笼,等到灯芯点燃,火光就来了,她的乳尖在他巧妙的揉捏下翘立着。
    “嗯...啊...捏的好舒服。”她难耐地呻吟。
    “舒服的话,我可以捏爆它们吗。”男人趣味地在她耳边说道,手下的力也发了狠,“让你整天挺着大奶勾引我。”
    “嗯...啊...不可以哦...捏坏了以后就不能伺候哥哥了...”说着臀部有意无意地蹭着男人的隆起的下身,似乎对它及其渴望。
    蹭着蹭着,难免擦枪走火,男人停下来,让女人帮他脱裤子,拿出烫人的肉棒,顺从地蹲下,含住...
    灵活的肉舌,像舔棒冰一下,一口一口,吃进去又吐掉,勤奋的手扶着肉根,不让它有一点放松。
    “呜...”
    男人被她舔得快要快要爆炸。
    舒服地发出喟叹。
    然后等来了感觉,一把摁住女人的头,将余下的半截肉棒,一同贯穿她的嘴。
    “呜...啊...”
    又是猝不及防的深喉,还是原来的他,情到深处就会发疯。
    她拼命摇头,已经太深了,她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。
    之前那次经历让他学会见好就收。
    最难受的时候突然拔出,男人快速脱掉自己的上衣后,又猴急似的想要扒掉女人的衣服。
    “别急嘛,哥哥,我自己来。”女人媚眼如丝,单薄的蚕丝睡衣下别有洞天。
    她的新战衣,一件银色吊带裙,前襟开到大腿,后侧只到腰间,露出肥嫩的臀部,更骚的是连内裤都不穿。
    看一下就让他双眼发红,一把抱起女人扔在床上,让她侧卧着躺着,屁股朝着他,粗粝的指腹探进穴口,扶开肥美的肉壁,熟练的找到她的敏感带,开始毫无秩序的捣弄,她又酥又麻,淫水随着捣弄已经被榨成汁,顿时,肉壁内水声泛滥。
    她感觉到了他的变化,从前都是单刀直入,如今变温柔细心了,还知道事前先爱抚。
    “嗯...啊...好舒服...”
    “水真多。”男人感叹道。
    等到差不多的时候,把带好避孕套的肉棒,对准穴口...
    裴家兄弟(微H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