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62页
    逐月游戏 作者:怀南小山
    第162页
    十岁时,对他情窦暗生。二十岁,她成为他的情人。三十岁,他们连理双枝。
    “是孽缘吧。”她感叹。
    “正缘。”他执着纠正。
    他们最终决定乔迁申城长住。她的妈妈在,他的外婆也在。这是二人协商权衡之后做出最合适的选择。
    祁正寒最终阔别生长多年的地方,又回到南方。没有任何一位有钱人不封建迷信,他算好了运势,确信申城也一样有助于他的事业发展。
    苏见青没有发表异议,但实则她的心中在想,她宁肯他少一些奔波操劳。
    祁正寒购置的婚房是一套豪宅,他请好几位高人看了风水,都说地段极好。山是他的,湖也是他的,还有一座占地一亩的大花园。
    他永远富有,永远乐逍遥。
    外婆被接过来同住,不过也和异地无区别。因为他的豪宅实在大得夸张。
    苏见青在婚后那一阶段是过得最悠闲的,她顺利地怀上了宝宝,有了长时期的产假。上一次这么悠闲还得推算到大学时期。终日和外婆打牌,外婆和她攀谈的开场白总是“寒寒小的时候”,苏见青被动得知了许多他不为人知,自己也难以启齿的糟糕事迹。
    外婆是她见过最有精气神的老人。她潇洒的个性感染了苏见青很多。她们在院中负暄取暖,看海棠花开。
    林莉常来探望她孕中的姑娘,但又舍不得她在云溪的那点小本生意,匆匆来去。苏见青认为她妈妈这个人毫无格局。祁正寒对她说,一个人的格局首先在于不评价别人的格局。
    他的人生经验确实比她丰富一些。
    但是苏见青不会听,她就喜欢跟他作对,悠哉卧在床侧:“是,年纪大了不起。”
    祁正寒掐她的脸,意味深长的眼神:“说谁年纪大?”
    她后悔不迭。只能求饶说别伤了宝宝。他便换做用手,简单几招也叫她抵抗不住,往下深陷。
    苏见青和祁正寒的孩子出生在同一年的中秋之夜,是一位处女座的千金,很吉祥的日子,故而得名苏月盈。
    名字是祁正寒取的,他动用了骨子里为数不多的那点诗兴来给他的宝贝女儿取名。差强人意,林莉也觉得好听。苏见青便遂了他的想法。
    月盈还有一个小名,叫做桃子,因为她圆圆红红的脸颊像一只蟠桃。可爱极了。
    半年过后,祁正寒带着苏月盈与苏见青回了一趟燕城。
    又是一年春三月,花开时节动京城。
    他们一同前往樱林。月盈小朋友的长相和母亲神似,只是比见青多些甜美,笑起来时颊上酒窝轻陷,她已经会开口叫爸爸妈妈。
    苏月盈坐在祁正寒的肩膀上,把他的耳朵都揪红,谁叫爸爸天生一副任人欺负的好脾气?
    “正寒,等宝宝长大了,你怎么和她讲述我们的故事?”
    他想一想:“从前有一位女士爱慕我许久,后来她如愿以偿,成了我的太太。”
    “不,应该是有一个男人为了追求妈妈,大费周章,妈妈终于不堪忍受接受了他的追求,然而这个狠心男子居然始乱终弃,妈妈决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。”
    祁正寒捏她的脸,“你说清楚,是谁始乱终弃。”
    她笑着躲开:“我的版本我说了算。祁正寒,你都快四十了,怎么还这么小心眼?”
    祁正寒被气笑。
    他们拌嘴,他总是输的。
    二人站在树下,请人拍照。对方是一位年轻的女学生,苏见青摘下口罩后,女孩不敢置信捂住嘴巴,又试探地望向苏见青身旁的祁正寒:“这位是——?”
    苏见青道:“是我爱人。”
    “这是我的女儿。”她把月盈抱起:“桃子,叫姐姐。”
    小朋友乖巧动了动嘴巴,含糊念了一声“姐姐”。
    女孩手足无措,胡乱地表达对苏见青的喜爱,还说是为了她才选择考这所学校。见青温和地笑着,听她讲述自己的事迹。
    她看着眼前二十岁的女孩,感慨地想到自己也曾如此年少。
    苏见青抱着月盈,祁正寒搂着她的肩膀。咔嚓一声,笑颜定格。
    这里人来人往,每个人都有许多故事。爱过恨过,哭过笑过,分别过,重逢过。
    那年,他拾起耳环,追她出门。
    如今,他背着女儿,牵她下山。
    匆匆十载,惊风飘过。是镜中花,是水中月。是她苍凉的似水年华,亦是历尽繁华的一场美梦。梦醒时分,悲欢离合终成往昔。
    那些沉甸甸握在手里的东西,有如流沙般迅速消散。都是虚空,都是捕风。
    庆幸最终,他找回她。人都说爱情虚无缥缈,可到头来,爱也是最坚固的东西。
    既然风景都看透,那就一起看细水长流。
    我爱着你,未曾后悔,也再无遗憾——
    这就是苏见青与祁正寒的故事。
    【完】
    第162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