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75页
    怎么那么甜 作者:一把油纸伞
    第175页
    而攀上了这个女人,他就什么都有了。
    说到底,他自己不也是只会攀比的人么。
    趋炎附势久了,以为什么都拥有了,却唯独失去了爱。
    酒过三巡,新郎新娘过来敬酒的时候,他已经眼神迷离起来,颤颤巍巍站起来,连酒杯都拿不稳,他踉跄着站在他心爱的女人面前啊,僵硬的笑着喝下一杯又一杯,他重复着说:“小慧,要幸福啊,一定要幸福啊……”
    一定要……比我幸福。
    一定不要再执念于我这个随波逐流的穷小子了啊。
    后来意识越来越模糊,他头一栽就倒在了饭桌上睡了过去。
    耳边刚开始还有女人骂骂咧咧的话,说着什么谢哲你怎么这么没有本事啊,不是说要送我过去玩么,自己喝两杯就倒了?
    然后人声鼎沸,耳后呼呼作响,一阵汽笛声长鸣,世界归为空白安静。
    再一睁眼时,就已是茫茫大雪天。
    他还穿着当年那件校服,手脚冻得冻疮绯红,咧着口子痛的没了知觉,天上下着她十八岁生日那天那样的大雪。
    四周空无一人,窸窸窣窣的风声,雪花落在掌心,还有些冰凉。
    之后她就这么出现在了身后,仍旧穿着那件大红色的长裙,在漫天白雪中显得那样惊心动魄的美。
    她长发披肩朝他一点点走来,举着一把伞,将他肩头的雪花遮住。
    “谢哲。”她叫他。
    一如当年明眸皓齿、明艳活泼的模样。
    “我已经到家了,你回去吧。”她说。
    他摇摇头,不想那么快离开。
    却又听见她红着眼眶说:“谢哲,你以后,一定也要好好过啊。”
    一定……要好好过啊。
    她说完,而他的视线开始迅速变得模糊,那不盈一握的身子那样脆弱,站在漫天大雪里,这样孤独又无助。
    他用力伸手想去抓她,身子却以急速飞快向后坠,目光一片黑。
    再醒来时,已经是在家里。
    胃里一阵翻江倒海,他喉头一动,飞快跑到马桶边上吐了很久。
    再抬头时,镜中的自己,竟已是泪流满面。
    你说你到家了,你说你到站了,就是说往后的路,我们都背道而驰了吗?
    不过你放心,我也一定会和你一样,余生好好的、尽全力的幸福下去。
    番外终。
    第175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