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九零致富日常(重生) 第74节
    九零致富日常(重生) 作者:番茄菜菜
    九零致富日常(重生) 第74节
    陈建东哄女儿,“下次妈妈回来,咱们批评她好不好?”
    陈俏没吭声,默默地看着手里的连环画册,到了八点半准时去睡觉。
    小姑娘心里头存着事,睡觉不免浅了几分。
    察觉到有人在看着自己时,陈俏睁开眼睛。
    “妈妈?”
    “吵到你了没有?能不能收留我一晚上?明天我请你去吃烤串串。”
    陈俏想了想,“能吃蜜汁鸡翅吗?”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    “那我再要串糖葫芦。”
    罗梅答应的干脆,“没问题。”
    小姑娘笑了起来,往里头拱了一下,让出半边床给罗梅。
    床头的小台灯光线柔和,落在女儿那长长的睫毛上,留下浅浅的阴影,“今天妈妈迟到了,下不为例,俏俏原谅我好不好?”
    “你上次也迟到了。”小姑娘闷声说了句,“也是这么说的。”
    罗梅:“……是吗?看我年纪大了记性都不好了,要不往后俏俏提醒着妈妈?”
    小姑娘贴到罗梅胸口,“不要,好累。”
    罗梅哭笑不得,“小懒虫,睡吧,明天放学后妈妈带你去吃好吃的。”
    “带着哥哥姐姐吗?”
    “要不一起?”
    回答她的是胸口浅浅的呼吸。
    小姑娘已经睡着了。
    罗梅搂着女儿却有些睡不着,俏俏的性格有点古怪,说不上来的那种。
    吃东西的时候会想着家里哥哥姐姐,却又不怎么跟他们一起玩。
    陈建东说,孩子说她是骗子。
    就生气了呗。
    有点小脾气也比之前懒得哭懒得闹要好。
    该怎么养这孩子呢?
    虽然并非第一次做母女,可罗梅还是有些头疼。
    做父母没有入学考试,都是摸索着进行的。
    她也不知道怎么样才算是好的教育。
    慢慢来吧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罗梅的工作忙,实际上家里人都挺忙的。
    陈建兰的家政服务公司越做越大,尤其是千禧年后发展越发的迅速。和陈建荷罗梅不同,陈建兰没有再去学校深造,但是社会是一所极好的大学,让她不断进步。
    不变的是她一如既往的真诚。
    立足于服务,将培训做好,搭建家政人员和雇主之间的信息桥梁,这是她能够在市场大浪淘沙中坚持下来的原因。
    很简单的一个道理,然而想要做到却要付出很多精力。
    陈建荷做的也是连锁店,服装生意和洗衣店。
    进入千禧年后,陈建荷逐渐把工作重心转移,除了将洗衣店做大做强外,就是开始做自主品牌的服装。
    贾松涛经常嘟囔一句话,“民族的就是世界的。”
    其实那些大牌服装并不一定很适合国人,毕竟亚洲人和欧美白人有着不小的区别。
    做属于自己的品牌服装成了陈建荷的一个追求。
    罗梅给了她一点建议,做童装和女装。
    陈建荷一向从谏如流,做品牌和挣快钱到底不同,因为这她也忙得很。
    实际上这家里人都很忙,可几个孩子总需要人来照看着。
    陈建南没结婚前倒是几个孩子的好朋友,结婚后有了自己的生活,最后还是陈建东和孩子们相处的时间多一些。
    他其实也挺忙,装修公司生意红火的很,只不过因为家里孩子的缘故,陈建东没像俩姐姐那样四处跑开连锁店,守在首都这一亩三分地赚他的小钱。
    但孩子们更亲近罗梅她们。
    用陈建荷的话来说,这是母亲与孩子之间斩不断的联系,建东你不懂。
    陈建东也没想着去弄懂这些。
    反正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就行。
    其实几个孩子也挺省心的,就是陈乐哥俩踢球的时候摔断了腿折腾了他一段时间,其余时候倒还好。
    陈眠读书好,如今正在国外攻读博士学位。
    陈蕾文化课不算太好,好在有些绘画方面的天赋,又请人指点了一番,顺利考入了美院。
    现在剩下一个陈俏还在读高中。
    如今面临着分科的选择。
    陈俏的话还是很少,过去几年陈建东都做好了被家访的准备——
    虽然我们家陈俏话不多,但她成绩也没太拉胯呀。
    英语说的也行,只不过不爱说话罢了,不是什么大毛病。
    不过从初中到高中,也没老师家访他。
    搞的陈建东一度想要去找老师问问看,总不能是把他家俏俏给落下了吧?
    现在好了,问题来了。
    只是陈建东有点拿不准主意,“要不问问你妈?”
    罗梅明天回来,她去上海那边处理点事。
    陈俏点头,好一会儿又问了句,“那爸爸你希望我选择文科还是理科?”
    陈建东挠头,“理科……还是文科,我也不知道。”
    陈俏再度点头。
    揣着心事睡觉,格外的不踏实。
    从噩梦中醒来的时候,青春期的女孩猛地坐起身来,抓住胸口那一块。
    心跳得很快,砰砰的急切。
    客厅里有动静,陈俏反应过来,还没等出去就听到了敲门声,“俏俏,我能进来吗?”
    罗梅回来的时候刻意放轻了动作,没想到还是看到女儿卧室亮了灯。
    进去后才发现不太对劲,“做噩梦了?”
    陈俏这次没瞒着,“做梦我选了理科,物理课把我逼死了。”
    罗梅:“……那可真是个噩梦啊。”虽然她没学过物理,但也大致明白那种痛苦,就像她之前试着去看统计学时那种痛不欲生,恨不得永远不认识这本书。
    “我骗你的。”
    罗梅:“……”
    “我做了个噩梦,梦见我每天都在加班,不眠不休的最后累死了。”
    这是一个比被物理搞死还要可怕的噩梦。
    罗梅愣在那里,下一秒她抱住女儿,“不会的,不想学物理那咱们就选文科,将来给妈妈做秘书也行。”
    上辈子陈俏文理分科时就选了文科,陈建东不乐意,非要女儿选理科,说将来好找工作。俏俏的高中念得很痛苦,她是真的不喜欢物理和化学。
    “你要是不想工作,在家当咸鱼都没事,只要开开心心的就好。”
    陈俏听到这话愣了下,“那我告诉妈妈一个小秘密好不好?”
    “什么?”
    “我将来想去念考古系。”
    她自小生活在故宫旁边,能够轻松的画出宫殿分布。
    哥哥姐姐们都懒得再去,可陈俏却很喜欢,因为每次去都有新的发现。
    “去野外很累的。”
    “我知道,可我喜欢。”
    罗梅应了下来,“那好,我们将来就念考古系。”
    一向懒懒的女孩眼神里点亮了太阳,她亲了母亲一口,“谢谢妈妈,我爱你。”
    九零致富日常(重生) 第74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