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天伽 第66节
    天伽 作者:风享云知道
    天伽 第66节
    “十雌不算什么东西,就那一群短小翅膀的雌性,真打起来实在够呛。”
    “与你合得来的雄性,虽然城内不多,但等一些安抚关照的政策有效下达之后,也总有冒出头来的,以后肯定不会是举世罕见……”
    “北野那地方,看啥啥破,得好好装修一番,和帝宫没得比,就连我那个老宅子,都比北野舒服多了。”
    顾云微微勾起唇角,道,“既然如此,岂不是留在雌主身边,更能实现心中抱负?”
    席神色不变地喝了口热茶,道,“也不是不行,主要是让你自由选择,不用太顾虑我这……”
    “当然作为雄君,乃至未来的雄后,该有的权利都得有,那些不该有的……就没有不该有的。”
    “一众侍卫任你调遣,包括暗卫,唯一的要求就是注意安全,别总涉险。”
    “帝宫是要住进来的,但是可以随意外出,宫里边你想怎么装修都可以,资金随意花费,不够我再去赚,想花在其他地方也行。”
    “平日里得注意下仪表,不能熬夜,不能有黑眼圈,要早点睡觉,其他的礼节全由你定,不喜欢的就都免除……”
    席还要继续往下说,却被那名雄性给握住了手,他顿时声调一卡,没音了。
    顾云拉着雌性那骨节修长,肌肤柔韧的手,笑了一下道,“我的记忆里,有一句老话。”
    “伴侣在,不远游。”
    席敛眉盯着这名雄性,确定对方的意思没错,应该是想要留下来。
    在无视了伽皇之位,那至高无上权势的诱惑,又抵挡了荒野之主,那自由自在的将来后,选择了留下来。
    这都是为了……他么?!
    顾云不知道雌主脑子里现在正想着什么,他只是坦然说出了实际的想法,而后准备把两封写好的信找雌性快递出去。
    事后找个合适的时间,再去正式拜访,当面道歉。
    顾云刚起身,却突然被雌性一把拉住,并且将他放在了书桌上。
    还未反应过来的顾云,并未下意识地还击,而是略微讶异地看着对方道,“雌主,这是做什么……”
    席理所当然地答道,“讨论下雄君大典的举办时间,我与长辈们谈过了,这样的大事,还是由你来决定罢了。”
    顾云愣了愣,疑惑地问道,“那为什么要在书桌上谈?”
    席轻松地回道,“据说在气氛浓烈的时候,最能做出正确的选择。”
    顾云有些不明所以。
    席:“所以我们先制造一下浓烈的气氛。”
    顾云:“……”
    当整个典礼的时间和流程敲定的时候,顾云已经身心俱疲。
    即便没到最后一步,但衣服也已经不能穿了,只好让随从送新的过来,换上后才能走出书房。
    送出去了那两封信,他并不后悔。在哪里都能办实事,总不会在西陆就不行,再差的环境,也不能再来个星辰炸弹罢。
    春末夏初,正是季节交替,万物生长之时,一场盛大到震撼了东西两陆的婚宴正式举办,且顺利进行。
    伽帝与伽皇位于上首,看着他们唯一的幼崽,那名年纪轻轻,出类拔萃的雌性,正和一名俊美高挑的雄性缓缓步入礼堂之中。
    程水青欣慰地站在一旁,摸了摸下巴,面上满是喜悦。
    管家和一众仆从们,更是时不时擦了擦眼角的泪花,庆祝少爷终于和那名雄性喜结良缘。
    几名暗卫守在附近,有心上雄的凌开始琢磨着,以后是不是也要办个小典礼,顺便再不屑地扫一眼那些只会眼红的单身雌。
    席没有让那名雄性穿上嫁衣,带上头盖,而是让名家定制了符合对方喜好的礼服。
    行礼、祭天、对拜、交杯。
    一系列的流程走完后,席特意把酒宴时间缩短,把闹婚活动取消,最快速度完成了后续流程,一步到位进入了春夜时光。
    他可不像一些雌性,迎娶雄君当天,被灌得迷迷醉醉的,半夜三更才进入婚房,然后闭眼就到天亮。
    这也太不懂得珍惜时间了,不知道一寸光根一寸金么!
    顾云换下礼服后,先去洗漱沐浴了一番,当他才擦干发丝,还未将布巾叠好放回时,便被那名洗了个战斗澡的雌性给按到了床上去。
    席没有说什么,只是亲了亲他的雄君,拉开衣服后,行动可以证明一切。
    顾云被对方亲得面颊发烫,又被重重嘬了几下后,他突然翻过身来,将这名雌性给压在了身体的下方。
    顾云下意识地,想要用以前印象中的举动,来进行下一步。
    但他不禁暗想,这名雌性会介意么。
    这样颠倒的位置,或许对方会觉得是一种冒犯……
    “你这是,想要在上位伺候我?”
    席微微一怔,反应过来后,却是有些意外地惊喜道,“这么野的吗!”
    顾云:“……”
    席不禁低声笑道,“倒也不用如此殷勤讨好,你还是第一次,这种主动被夹的姿势,也太为难你了。”
    顾云:“……”
    他艰难地说道,“雌主,我不为难,想要试试。”
    席见雄君这样坚持,心里一阵触动,就这样想让他舒服省力么。
    席靠在床头,露出紧实的肌肤,声音悦耳而带着磁性,“好,你试试。”
    末了,他又语气恶劣地补充了一句,“不准半途而废,最后哭了不管。”
    顾云:“……”
    看谁哭!
    《正文完》
    天伽 第66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