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-歌声(75)
    仙君每天都在求复合 作者:作者:歌声
    歌声(75)
    石室内外面有安樾布下的结界,照说一般人是进不去的,但夏宫池第一次就毫无阻碍地便溜了进去,被安樾发现后也未责怪,反倒许她想去的时候便去,只是不要对其他人讲,连娘亲都不可以。
    自认为与安樾有了小秘密的小娃娃自然是一百个点头答应,此后便常常溜进去,有时候安樾在,有时候不在。
    比如今天,安公子就不在里边。
    感受到迎面而来的冰凉之气,夏宫池舒服地打了一个颤,感觉周身粘腻的毛孔都舒爽了起来。她打算先在外面的矮榻上躺一下,再到里边的冰室和小木鸟说话。
    那只木头鸟是她偶尔发现的,就摆在冰室里靠着一面冰墙的小方桌上。最初夏宫池觉得那木鸟造型别致,但总是闭着眼睛像是在睡觉,就找了个凳子靠在桌边,爬上去盯着小木鸟看,看着看着不过瘾,又伸出手指去戳那鸟,谁知小木鸟圆豆一样的眼睛忽然睁开了,瓮声瓮声地说:哪个不长眼的乱戳!
    正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年龄的夏宫池不但没有被吓走,反而更加有兴趣了,她用手去抓那木鸟,结果木鸟的脚像是钉在了桌子上似的,怎么也拽不动。
    别扯别扯,手上汗津津的,哪家娃娃这么没教养!
    你会说话? 夏宫池高兴地拍手:你有名字吗?
    上柏! 木鸟没好气地说。
    你在这儿干什么?你能动吗,我把你带回家去玩好不好? 小家伙奶声奶气地说。
    别别别,我可不是玩具!上柏慌道,虽然守在此处让他穷极无聊,但比起被熊孩子玩,就还是呆在原地比较好。
    那你在这儿干什么?
    养魄
    后面说的夏宫池就听不懂了,也失去了继续听的耐心,但此后她便经常找上柏说话。多数的时候,上柏的眼睛是闭着的,也不怎么搭理她,但有时候不知道他怎么就来了兴致,也会跟小家伙扯七扯八地说半天话 。
    夏宫池心里想着一会儿要叫上柏再讲个故事给她听,眼睛却迷迷糊糊地闭上了,直到感觉身体被抱起,她才醒来。
    她揉了揉眼睛,看到面前安公子那张特别特别漂亮的脸庞时,弯眼笑了:对不起安公子,我又睡着了。
    安樾将她放到地上站好:当心睡凉了,赶紧回去吧,不然你娘亲要着急了。
    安公子,我可以在这儿多待一会儿吗?夏宫池请求,可怜巴巴地望向安樾。
    看了她一会儿,安樾笑了,道:好,不过要乖哦。
    我很乖的。 夏宫池开心地说道,小手放进了安樾的手中。
    安樾又笑了笑,便牵着她往里边走去。经过上柏所在的方桌前,安樾问:今日如何?
    上柏叹了一口气:还是老样子,你自己进去看咯。
    夏宫池对木鸟做了一个调皮的鬼脸,后者圆豆眼无言望天。
    安樾在桌子边的冰墙前面站定,然后受轻轻一挥,那面墙的障眼消失,墙消失了,里边出现了一个冰砌的密室,小女娃以前见安樾进去过,但她没有,只隐约好像里边有一张床,床上躺了一个人。
    冷吗? 安樾低头问她。
    不冷。 随后便抓着安樾的手进了密室。
    里边比外面小了许多,就只在中间以冰砌起了一张长长方方的床。之前只瞥过一眼冰床的夏宫池这次才得以看清上面的人。
    安樾已经放开她,自己在床边坐下,静静地看上面的人。
    夏宫池个子小,站在床边只能看到那个人的侧面,室内数颗照明的灵珠在那个人身上投射着柔和的光。他鼻子挺挺的,闭着眼睛,睫毛长长地铺着,面容祥和平静。乌黑的青丝撒在身下,洁白的衣服没有一丝褶皱。饶是宫池这样的小娃娃,也被他深深吸引。
    他睡着了吗? 夏宫池盯着冰床上的人喃喃问。
    嗯。
    他好帅呀。
    安樾轻轻笑了一声道:嗯,我也这么觉得。
    夏宫池这时才转过脸去看安樾,却发现安樾的眼中有泪,一滴泪珠还挂在脸上。小娃娃慌了,赶紧靠到安樾身旁,伸手去替他擦眼泪:公子,你哭了。
    安樾握了握她的手,笑道:是啊,宫池要笑话公子了吧,这么大的人还哭。
    夏宫池摇摇头,认真地说:不会的,娘亲说了,只有在伤心的时候才会哭,公子,你伤心了吗,你不要伤心。不然,我也要哭了。 果不其然,说着说着,豆大的眼珠就开始在眼里打转了。
    安樾笑了,将宫池搂进怀里:好,公子不哭。
    公子,他是谁?是娘亲说的仙尊吗?
    嗯,是的,但在公子心里,他是挚爱之人。
    挚爱之人,就像娘亲是爹爹的挚爱之人那样吗? 宫池想了想问。
    不错。
    他一直在睡觉吗,他会醒过来吗,公子也是他的挚爱之人吗? 宫池小嘴叭叭地问个没完。
    安樾倒是不知如何答起,是啊,他会醒过来吗,原本最开始,当从墨离仙尊处得知苍楠的一魄留在了上柏器灵内,慢慢温养之下,是有可能起死复生,他是满怀期盼的,建起了这一间冰室,以灵药护体,日日期盼着苍楠能够魂魄养成归体。甚至上柏为此还放弃了以修成的人身,重新以器灵的形式寄存于木鸟中。
    但是一年、两年、五年看着苍楠的肤发渐渐恢复,他是欣喜若狂的,以为不需要多久便能心愿达成,但是从第六年开始,一切似乎停止了,无论用多好的灵药也无济于事,连墨离也束手无策, 随着时间的过去,苍楠醒来的想法似乎成为了奢望。
    渐渐地,安樾好像也能接受了苍楠这样的情状,虽然他毫无意识,对自己没有任何的回应,但只要能日日看着他,触摸到他,安樾觉得就这样与他相伴一辈子,也不是不能接受。
    已经没有更多的话能安慰安樾的上柏,只能以自己的坚持默默支持。
    夏宫池看着安樾,又说:公子你不要难受,仙尊他一定能醒过来的。 说完,她虔诚地双手合十,默默祈愿。
    宫池,谢谢你。  安樾摸了摸她的头。这时,外面的上柏突然叫唤起来:安樾,安樾快来,有动静,有动静!
    安樾一惊声随身动,夏宫池眼前一晃,公子的身影已经不在室内了。
    她吐吐舌头,继续看冰床上的仙尊,看到就在跟前的仙尊的修长的手指,她伸出手去摸了摸他的手指,冰冰的感觉 。她把手指抓了上去,将仙尊的食指握在手中。
    感到手心里的突然一动,夏宫池吓了一跳赶紧放开,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仙尊的手指,一切又恢复了原样,就在她以为是自己错觉的时候,那根手指又动了一下!
    公子 夏宫池高声喊叫起来,刚转过头,就看到安樾站在门口。
    她指指苍楠的手,又指指自己,动,动了 由于过于激动,一时间语无伦次。
    安樾冲到床边,俯身仔细端详,这一次连夏宫池也看清了,仙尊的眼睫毛轻轻动了一下。这时,她感到有什么在啄她的手心,转头一看,是上柏,正拿木头鸟喙拨拉她的手。
    上柏一甩鸟头,夏宫池懂了,是叫她跟着出去。尽管她年纪小,但此情此景,她也懵懵懂懂觉得自己不应该继续留在这里。于是将上柏抱起,蹑手蹑脚走了出去,出去后她觉得没必要,因为安公子全身心都在仙尊身上,压根没注意。
    安樾抓起苍楠的手握在手中,心中激动万分,竟然没来由地紧张起来。
    苍楠的睫子又动了两下,然后,微微地睁开了。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脸,一张在他长长的沉睡中,他始终能感觉到的脸。
    他的眼睛渐渐清澈,瞳孔中的人渐渐清晰,他看着对方热泪盈眶的眼,嘴角渐渐泛起了笑容,是满心欢喜的笑容。
    哥哥。 深情而哽咽的声音。
    樾儿。 是数十年如一日的深情。
    (全文完)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
    终于完结了,感谢一路陪伴的小可爱,特别感谢陌澜(你的这个名字好有意义)和桃芷鸭,没有你们的一直鼓励,我肯定完不成! 虽然连完结V 可能都苟不上,但总归是真正意义上完成了第一本,给自己点个赞。
    最后,爱你们!下本再见。
    恋耽美
    歌声(7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