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-校草每天都被撩[重生](20)
    校草每天都被撩[重生]txt下载 作者:作者:怀胥
    校草每天都被撩[重生](20)
    许泠耳廓红了:
    谢泽悦凝视他。
    许泠靠了过去,低着眼睛没看他。
    但看得出来,其实他也很紧张。
    谢泽悦拉了他一下,顺势抱着他。
    长长的手指摩挲许泠白皙的后颈,低头,落下吻。
    吻慢慢地上移,到了他的耳朵。
    他垂眼,眼底隐约闪过艰难的隐忍。
    汗滴坠落。
    以前有没有这样对别人?他问。
    你猜。许泠说。
    有没有过?他紧紧注视许泠的侧脸,但呼吸有点凌乱。
    许泠看他一眼,摇摇头。
    ......
    直男之间听说玩得开的也会这样互相帮助,但是,他们是不是这种性质的?他可是刚刚和许泠告白过。他这样,是接受了的意思么?
    谢泽悦收紧了胳膊,抱着他,一下一下吻着许泠小巧白皙的耳垂,软软的。
    但他仍旧被撩拨的快忍不住了。
    甚至,可以想象出许泠白皙漂亮的手指碰上去的画面。
    你喜欢么?谢泽悦握住许泠在被子里的手,在许泠耳边低声问。
    ......
    许泠不说话,大概猜到他在问什么,有点脸热。
    谢泽悦余光看见许泠耳垂红了。
    他忍不住地想用手指去碰许泠的唇,伸进去,拨弄软软的小舌头。
    操。
    好想亲他。
    他好可爱。
    谢泽悦一直看着他的侧脸,忍耐力到了极限。
    许泠听着他在耳边低哑的喘息,感觉自己的忍耐力也快到顶了。
    ......
    完事许泠去擦干净手。
    一回去,谢泽悦抱着他,许泠发现他居然又来感觉了。
    他抱着他的手,往前动了下。
    谢泽悦似乎也很想碰许泠。
    许泠耳朵红了,他握住了谢泽悦的手,不让他碰。
    谢泽悦偏头,在他耳边低声说,你也有感觉么?
    许泠安静,脸红了。
    谢泽悦见他不愿意,又问:那你是接受了?
    许泠说,你猜?
    谢泽悦笑了笑,说:你不回答,我就当你同意了哦。
    被他抱着,许泠又察觉到了年轻人旺盛的活力。
    ......
    许泠后退了一点,看着他,意味不明地说,这只是一次特例。
    又说,你忍着吧。
    谢泽悦亲了一下他的脸,放开。
    一触即离。
    那点温热,酥麻到了心底去。
    两人都安静了。
    一阵风吹过,很轻,很安静,壁灯还亮着。
    可以再亲一下么?
    他低声问。
    许泠还未说话,后脑忽然被他捧住,这一次,吻落在了唇上。
    轻轻点了一下。
    呼吸可闻。
    两人停下了动作,谢泽悦感觉到许泠的呼吸。男孩子的唇原来这么软、这么热。
    静静地贴了一会儿。
    他倏然凑近,偏头,重重地堵了过去,像是压抑的什么爆发了一样。
    他濡湿的舌尖扫过了许泠的唇缝。
    谢泽悦又亲了过去。
    舌尖扫过他的牙齿、侵略地顶了进去。
    他的手指,滑到了许泠白皙的脖颈儿,温热指腹摩挲,反反复复地停不下来。
    鼻尖满是他冷冽的气息。
    但谢泽悦反而更热了。
    根本停不下来、扑灭不了。
    吻慢慢变的激烈、带着水声。
    ......
    分开后,谢泽悦说,那你答应我在一起了?
    许泠不说话,有点轻微的喘息,似乎在思索。
    谢泽悦就很不安,说:所以呢?是不是答应了。
    许泠其实很想答应,但他觉得马上要考试了,答应了估计某人满脑子都是那事儿,能一直折腾下去,不太好。之前他们刚在一起时就那样,许泠太了解他了,给一点甜能一直惦记下去,折腾起来无休无止,很疯。
    但他再也不想看他,重蹈覆辙了。
    不是时候。
    许泠为了激励他,说,我们如果申请到了同一所大学,就在一起试试。
    谢泽悦眼睛微微一亮。
    意思是有戏!
    许泠被他吻的浑身发烫,他隐忍地掀开被子,去了洗手间。
    谢泽悦凝望他的背影,捞起手机,回复表哥:
    成功了一半
    他说念同一所大学就在一起
    表哥:
    好
    那你把握好机会
    多刷一下好感,他总会慢慢地彻底陷进去的
    谢泽悦看着那条消息,关掉了手机。
    期待。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。
    咚咚咚。
    敲门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    许泠刚巧出了洗手间,打开了卧室的门:阿姨?
    门外站着谢泽悦的父母,他的母亲端着一碗水果,好奇地往里看,看见穿着睡衣的许泠和床上的谢泽悦,被子旁边鼓起一个包,应该是许泠曾经躺过。
    泠泠,吃点水果?她把水果盘递了过去,试探着问:你们睡一个床,不挤吧?
    许泠还没说话,身后的嗓音传了过来:没事,不挤的。
    他母亲瞪了他一眼:我问泠泠,你肯定不嫌挤啊。
    谢泽悦一噎:......
    许泠摇摇头,笑了下:没关系的。谢谢阿姨。
    他接过水果盘。
    却有点心虚。
    心里默默地说,你儿子被我拐走了。
    两人盘腿,坐在床上一起吃水果,谢泽悦的妈妈看着他俩,微微踟蹰,又问自己儿子:你没欺负泠泠吧。
    谢泽悦:......
    他呛到了,看一眼许泠,心说,刚刚那算不算「欺负」?
    他的爸爸也过来看了一眼,见两人睡一起了,忍不住问谢泽悦:你们睡一个被子?小许同意了吗。
    许泠登时脸红了。
    谢泽悦点点头,说:他同意了。
    父母又看了他们几眼,离开,关上门。
    两人压低声音交谈。
    父亲说,还是不建议婚前性行为。
    母亲又说,你搞什么,许泠是个男孩子,又不会怀孕。
    ......
    许泠快尴尬死了。
    谢泽悦笑了下,伸手抱着他,许泠把头埋在他肩膀上。
    谢泽悦其实想问:那你答应了,是也喜欢我的意思么。
    但他没问。
    就算不是那个意思,他也打算让他变成那个意思。
    不久后,迎来了第一次考试,科目是数学。
    申请学校的时候,一般来说补贴的专业要求不一样,大部分时候只要求几门科目的成绩,比如理工科的一般是数学、物理、化学一类的,数学一门科目还会要求数学和进阶数学的科目。
    他们都没明确念什么专业,所以报考的科目相对来说挺多,国内的几门科目几本上都报了,考试时间也很紧,一门接着一门的,一考就是好几个月,不能放松。
    不过Alevel考试宽松许多,考试可以考许多次,录取时按着所有科目的最高分叠加着算,不是高考这类一考定终身的。
    但缺点是,每次考试的费用都很高昂。
    他回忆了一下,前世,他或许是连考试的费用都付不起了。
    许泠轻叹。
    再来一次,他不允许任何意外发生。
    许泠旁敲侧击地向谢泽悦确认了,他们家的那个投资已经终止了,这才慢慢放心下来。
    你问这做什么?谢泽悦看他一眼,打趣道:该不会是怕我家被拖累破产了吧。
    许泠歪了歪头,笑了一下:之前是挺担心,但现在又不那么担心了。
    嗯?谢泽悦微微挑眉。
    其实就算破产了也不会怎样。许泠静静地凝视着他,说:要是破产了,我也会让你念完书的。
    谢泽悦心口一热,有种说不出的感觉,他这句话一点也不像开玩笑。
    他揽住许泠,在他侧脸上落下一个吻。
    你怎么对我这么好?
    他低笑一声:该不会是我们很久以前就认识吧?
    许泠忽然之间很不好意思。
    是认识。
    还不止认识。
    有一瞬间许泠很想和他坦白,但不知为什么,有点说不出口。
    他勾一勾谢泽悦的手:可能这就是缘分?
    谢泽悦凝视他的侧影,心情因为这句话,快要飞起来。
    铃铃铃
    两人进了考场开始考试。
    深秋的天色有些寒冷,坐在考场里,没有暖气,脚丫都是冰的,前面几个老师巡逻,后面还有几个老师,稍微一点咳嗽声都听得见。
    考试能决定一个人的一生么?
    或许能,又或许不能。
    许泠写完了卷子,翻过来检查,又想,或许一个人的命运本就是不可猜测、也无法掌控的,比如,他重生后虽然改变了谢泽悦父亲的想法,阻止了一次风险性很高的投资,但他不能保证以后就没有任何风险,是否又会灾难重演。
    就比如,他虽然努力地鞭策了谢泽悦功课不落下、保持好水平。
    但许泠不能保证,这次考试小谢是否会发挥正常。
    ......
    不可控的因素太多了。
    即便他重生过,又能怎么样呢?
    漫长的时间,许泠被无法掌控的感觉包围了,有种不可名状的焦虑感。
    铃
    考试结束,门口满是一面走一面对答案的学生,许泠走在他身边,打算一起去校外吃顿饭。
    谢泽悦牵起他的手,许泠偏头问他:紧张么?
    有点,谢泽悦笑了下,解释:不过,我不是因为考试。
    许泠勾了一下他的手心:那是为什么?
    你知道的。
    他微浓的深邃视线落了过来,道:如果不在一个学校,就分手?
    许泠一怔。
    嗯?
    他们在一起了?
    我的原话不是说,在同一个学校就在一起么。考试都还没结束,那现在不是还没在一起么?
    谢泽悦看出来他想什么,偏头,解释:我们那天都那样了,你还想反悔?
    他趁许泠不注意,又在他脸上吻了一下。
    我不会很过分的。
    他在许泠耳边说,又看着许泠轻微失措的表情。
    两人站在校门口,许泠凝固在原地。
    他的母亲迎面走来。
    许泠:......
    草。
    谢泽悦迷茫地看着凝固了的许泠,心想,只是亲一下脸,他反应怎么这么大?
    不至于吧。
    许泠看着前面眉毛快皱成川字的母亲,轻声叫:妈。他是我同学。
    谢泽悦缓缓看向前面的女人。
    嗯......?
    同学?
    他母亲抬了抬眉毛:不是男朋友?
    许泠差点跪了。
    行了你就别装了,你当我和你爸看不出来?她走过去,在许泠背上拍了一下,道:没事,能有多大事儿啊,不就是交了男朋友么,看把你吓得。
    她的目光又移到了谢泽悦身上,眼睛微微一亮。
    她拍拍谢泽悦的背,道:这孩子,看着就讨人喜欢。
    谢泽悦猝不及防地见了丈母娘,紧张的快说不出话,叫了声:阿姨好。
    哎。她应了声,又问:你们吃饭没?一起吃一顿吧。
    许泠谢泽悦:......
    那顿饭吃的颇有点消化不良,许泠在母亲的询问下差点要掉马。
    吃完饭后谢泽悦不停地问:你是不是隐瞒了我什么,哪来的前男友?
    许泠面不改色:我妹妹弄错了。没有前男友。
    谢泽悦皱眉:真的?
    许泠点点头。
    谢泽悦勉强相信了。
    许泠作为一个前科累累的人,又骗过去一回。
    他给妹妹发消息:
    你和妈妈说了我有男朋友?
    和她说那些干什么
    妹妹:
    是她问了
    她就感觉你是弯的,问我是不是,我就说了
    她保证过不会骂你的
    许泠:
    ...
    行吧
    那门考试后过了段时间,迎来圣诞节。
    当天他们在游乐场,刚好遇到了许泠原本班上的人实外那天有几个人约好了出来玩。
    其中就有很久没见的林珩。
    天色逐渐晚了,夜色笼罩下,游乐场里的摩天轮亮起灯,华美又浪漫,像是一直亮到天边去。
    两人检票进去后,谢泽悦从后抱着许泠,在他耳边问:冷不冷?
    许泠偏头看他,转身把手伸进了他的羽绒大衣里,抱着他的腰:不冷。但是你让我抱一会儿,别动。
    话音刚落,他余光看见了一边卖棉花糖的,眼睛微微一亮。
    想吃?谢泽悦瘦长手指揉揉他柔软的发顶,温声道:你在这等着。
    说完就走过去,拿出了手机。
    许泠靠在门口小路尽头的栏杆上,游乐场凭江而建,靠在桥上的栏杆上,往远处看去,只见宽广的河面河水湍急,奔腾而过,幽蓝色像一条缎带。
    他吹着风,眯起眼睛。
    身边忽然隐约有人靠了过来。
    许泠侧眸一看,微微一怔。
    是林珩。
    他清瘦的侧影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很安静,又看了许泠一眼。
    好久不见。
    他说。
    许泠一怔,嗯了声。
    随后就不知该和他说什么。
    你和他在一起了?林珩问。
    嗯。许泠点点头,倚靠在栏杆上,偏头看他:你呢?
    我?他垂眼,说:还单着。
    许泠一怔,也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,说:噢。
    其实也没聊多久,但许泠莫名如芒在背,他回眸看了一眼,恰巧看见谢泽悦刚付完款,手中拿着棉花糖的身影。
    许泠怕他误会,和林珩轻咳一声:我男朋友来了。
    他回眸看了一眼。
    他萧条地笑了下,说:那我走了。
    许泠嗯了声。
    谢泽悦走来后,把竹签递给他,纯白色的一团像是云朵一样,但又很甜。
    许泠心里打鼓,也不知道他看见没,看见了多少。
    尝尝?他问许泠。
    谢谢。许泠咬了一口,看着他笑:好甜。
    话音刚落,忽然感觉肩上传来一点不容置喙的力道,谢泽悦食指抬起他的下颌,低头堵住了他的唇,舌尖顶了进去,扫过许泠的舌尖,亲吻的很用力。
    许泠没注意,他抬起眼睛,黑不见底的眼睛看了一眼前方离开不久的林珩。
    许泠被吻的近乎发晕,结束后他又点茫然:这是在外面。你怎么......
    谢泽悦拭去许泠的唇角水迹,问:你前任是不是他。
    许泠一怔:谁?
    谢泽悦垂下睫毛,道:你不用骗我了。你和他谈过,是不是?
    许泠茫然了一会儿,忽然明白他说的是林珩。
    许泠:......
    不至于,真不至于,怎么误会成这样了?
    许泠轻描淡写地笑了下,凑近,看着他的眼睛:你是不是吃醋了?
    谢泽悦安安静静地看着他,不说话,但许泠感觉得到他有点生气了。
    恋耽美
    校草每天都被撩[重生](20)